青岛助孕-青岛助孕机构-青岛金勇凯德助孕

为朋友救急借巨款 催讨不还对簿公堂 法院判决为何执行难?

  为朋友救急借巨款 催讨不还对簿公堂

  法院判决为何执行难?

  欠了别人的钱迟迟不还的“老赖”在中国有很多,但是像湘潭县射埠镇付学军这样于情于理于法都不顾的“董事长”却是极少数。

  于情,作为朋友,为帮付学军的公司救急,忠厚善良的卢正坤、卢婉波父女俩省吃俭用将一辈子的积蓄和盘托出全部借给了付学军;于理,现如今卢正坤身患绝症无钱医治,躺在病床上乞望着付学军归还救命钱,无论如何这钱也该还了吧?于法,无奈之下,父女俩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讨要,可是湘潭县人民法院的判决和执行通知书,在付学军的眼里简直就是一张废纸。捌月壹陆日, 赴湘潭采访。

  ▲躺在病床上的卢正坤。

  “董事长”欠款伍零贰万元

  据了解,付学军是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具有足够的偿还能力,但他为何能够逃脱湘潭县人民法院的“执行”,因为他是湘潭县的“人大代表”。

  人大代表难道就可以“欠债不还”?人大代表难道就有权“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吗?目前的事实是,湘潭县人大代表付学军还真的就能行。

  据湖南省湘潭县人民法院(贰零壹捌)湘零叁贰壹民初壹捌捌肆号《民事调解书》显示,付学军与卢正坤父女系朋友关系,自贰零零陆年起,付学军因其公司经营周转需要资金为由向卢正坤父女多次借款,截至贰零壹捌年叁月叁壹日止,经双方核对后确认付学军共计向卢正坤父女借款伍零贰万元。

  付学军还向卢正坤父女出具了承诺书和借条,约定了月利率,付学军的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也承诺对全部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偿还 。

  虽经卢正坤父女多次催讨,付学军就是迟迟不肯还钱。贰零壹捌年捌月,卢正坤父女将付学军告上法庭。湘潭县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并主持调解,付学军及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自愿于贰零壹玖年贰月壹日之前偿还卢正坤父女借款及利息壹零零万元,并于贰零贰叁年贰月壹日之前分期偿还全部借款及利息伍零零万元。

  然而,付学军及其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却拒不按期履行还款义务,直到贰零壹玖年贰月叁日,付学军仅仅偿还了卢正坤父女壹零万元,卢正坤父女只好向湘潭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强制执行又能奈我何?

  付学军,湖南省湘潭县射埠镇合力村人,主要在湘潭县经营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据网上的公开信息显示,现担任湘潭县射埠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湘潭县人大代表、村党总支书记等。

  卢婉波称,付学军“光鲜”的外表背后,是一个背信弃义出了名的“老赖”。明明是他有足够的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而规避执行。

  贰零壹玖年贰月贰伍日,卢正坤父女向湘潭县人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基于卢正坤父女的强制执行申请,湘潭县人民法院作出了(贰零壹玖)湘零叁贰壹执捌玖号《执行通知书》,责令付学军及湘潭县射埠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按照生效的法律文书立即履行偿还义务。

  但付学军根本没理会湘潭县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书,他的“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态度,让卢正坤父女一筹莫展。就在此时,卢正坤父女发现付学军在湘潭县拥有湘潭县射埠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巨额财产。随后,卢正坤父女只好向湘潭县人民法院和湘潭县人大常委会递交报告,就付学军及湘潭县射埠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明明具有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义务的行为提出对付学军进行司法拘留、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限制高额消费的请求。

  一名法律人士在了解到付学军的财产情况后认为,付学军的行为属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法律义务的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湘潭县人民法院应当对付学军采取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

  然而,付学军却亮出了自己是湘潭县人大代表的身份,湘潭县人民法院未能对其采取司法拘留的强制措施。

  救命钱何日才能要回来?

  卢正坤的女儿卢婉波称,卢正坤由于付学军的背信弃义,加上长期疲于诉讼,卢正坤心力交瘁,终于倒在了病床上。卢婉波说,因为家庭积蓄已空,父亲的病也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致使病情越来越严重。后经亲友帮凑,卢正坤总算被送往湘潭市中心医院进行救治。

  贰零壹玖年肆月叁日,鉴于卢正坤病情加剧,医生认为在湘潭市中心医院治疗的风险大,建议转往上级医院。

  一想到全家的积蓄都在付学军那儿,救命钱都要不回,卢婉波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这位心底善良、沉默寡言的女人泪流满面地喊道,付学军,你行行好吧!

  贰零壹玖年捌月壹陆日上午, 专程前往湘潭县人民法院等地进行采访,并就湘潭县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付学军人大代表身份等进行了核实:付学军确系湘潭县人大代表。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以下简称《人大代表法》)第叁贰条的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

  卢婉波称,湘潭县人民法院到底有没有向湘潭县人大常委会提交对付学军的司法拘留强制措施等许可报告呢?

  法律人士指出,立法赋予人大代表以人身特别保护权的目的是保障代表履职。按照代表法的规定,人大许可程序审查的重点应当是“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 ,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如果提出申请的司法机关不存在上述情形,人大是否应当作出许可的决定呢?

  随后, 拨打了多次由卢婉波提供付学军的电话,电话一直能打通,但没有人接听。

  近年来, 也多次 过人大常委会否决司法机关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事件,例如:福建省周宁县某人大代表醉驾,警方提请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被县人大常委会否决,后经舆论发酵,该县人大常委会再次决议才批准了警方的申请;内蒙古达拉特旗公安局提请刑拘涉嫌犯罪的人大代表,遭人大常委会两次否决,主犯至今仍未归案。

  截至目前,湘潭县人民法院仍未找到应对“老赖”的办法。付学军在湘潭县人大代表的“光环下”偿还债务依旧杳无音信,遭难的是急需救命钱的卢正坤父女等执行申请人。(融 段佳贤)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